平凡人的故事也可以講得很動人

作家:編劇圈公眾號:pmovie_bianju發外時間 :2019-06-12


又是大雪紛飛的一天。
遠方傳來一聲聲嘹亮的汽笛,一輛鮮紅的老式內燃機車緩緩開來。
這里是幌舞,一座位于日本北方的小鎮。每年一入冬,這里就覆上了一層厚厚的棉花白。
曾經因為盛產煤礦而一時繁榮,如今卻人口銳減,面臨荒廢。鎮上只有一個小小的站臺,站上只有一位年老的鐵道員。
他叫佐藤乙松。做了一輩子的鐵道員,今年即將退休。每天,他準時走上站臺,為迎接列車靠站做好一切準備。
列車司機早已看見了佐藤在風雪中筆挺的身形,不由地心生敬畏:“這才是真正的鐵道員啊!”
佐藤一個人包攬站臺上的一切鐵道員工作
20年前的今天,1999年6月5日,日本電影[鐵道員]上映。這是一部非常簡單的電影,劇情平平淡淡,場景也很簡單。
電影不僅講述了鐵道員佐藤乙松晚年孑身一人的孤寂生活,也勾畫了他平凡而偉大的一生。
電影在日本連映6個月,成為當年的票房前三甲,并在次年的日本電影學院獎上包攬了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劇本等9項大獎。
整整20年來,高倉健所塑造的內斂、堅毅、孤獨又溫情的鐵道員佐藤,成為人們最難忘的角色之一。
日本電影[鐵道員]在1999年取得了20.5億日元的票房

影片從一開始就充滿了濃重的懷舊感。伴隨著不同時代火車的轟鳴疾馳,咱們也扼要地了解了佐藤乙松數十年來在鐵道上奮斗的一生。
從年輕時的火車司機到年老后的幌舞站站長,佐藤從來都是認真嚴謹,恪盡職守,甚至顯得有些刻板僵化。
電影用低飽和度的懷舊色調講述過去的時光
在隨后的劇情里,影片逐漸通過閃回的方式,揭開了佐藤個人生活上的種種不幸:女兒雪子早早地夭折、妻子也先一步離開了他。
更殘酷的是,佐藤因為堅守工作崗位,連女兒和妻子最后一面也沒趕得及見上。
這些過往,為晚年的佐藤帶來了無限的痛苦和愧疚。
佐藤平常看起來高傲倔強,私底下卻抑制不住對家人的深情
電影之所以能獲得許多人的共情,正是因為這樣的故事,不僅僅是鐵道員的專屬,在家庭和工作之間的左右兩難,是許多職業都會遇到的問題。
相比之下,鐵道員更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職業。在社會高速發展的今天,又是他們承擔起多數人出行、回家的重任。正是一個個鐵道員的辛勤奉獻,才換來了鐵路交通運輸的順利和多數乘客的安心。
平凡的鐵道員,卻散發著偉大的生命光輝!
電影中反反復復地描繪了佐藤日日如一的工作
在現在看來,這自然是一部標準的主旋律電影,但它又實實在在不是一般的主旋律電影。
尤其是高倉健塑造的主人公佐藤,并不是一味的高大全。相反,他的古板,他的倔強,他的克制,在一開始顯得讓人無法理解。
然而隨著故事的慢慢深入,咱們也漸漸理解了這樣一個復雜的人物。他既熱愛著鐵路工作,也對自己的家人深懷眷戀。
他寧愿自己一人在即將拆除的站臺孤獨終老,永遠守護這片妻子和女兒逝去的地方。
鐵道員佐藤是驕傲的,也是孤獨的,他希望自己一生都奉獻給鐵路
他也是想用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救贖。他當然自責,也必然無比地悔恨,他又渴望著得到家人的諒解。
畢竟他之所以不能在家人生前最后的時候陪伴在身邊,不是因為別的,只是因為無法離開的工作。
身為一名鐵道員,他驕傲于自己的職業。身為一名丈夫和父親,他也深愛著自己的家人——已故的妻子和女兒。
電影中,也不知是夢境,還是奇跡,佐藤的女兒竟然以長大的模樣回到實際中來看望他,并向身為鐵道員的父親外示深深敬意和感謝。
想必,這也是孤獨老邁的鐵道員在生命的最后,能夠得到的最幸福的回報。
妻子和女兒用相同的方式,對佐藤外示了愛和敬意

說起主演高倉健,邦內幾乎無人不曉。當年一部[追捕]的熱映,引起全邦的巨大轟動,成為一代人的偶像。
當然,他在日本也是家喻戶曉。早年出演了大量日本黑助片和劍戟片,那時候的角色固然都很酷,但總有點簡單和憨直。年輕的高倉健多出演武士、打手等狠辣角色
中年以后,他的外演風格漸漸走向沉穩和內斂,也正是在此之后,他塑造的角色更加真實,更加細膩,令人印象深刻。
當高倉健拿到[鐵道員]劇本時,便下定決心要演好這個角色。因為故事主人公的經歷與自己有太多相似之處。
年老后的高倉健對演戲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追求細膩動人
彼時的高倉健,也因為年輕時的冷漠、傲慢、不珍惜家人而深懷悔恨。他的一生出演了200余部電影,獲得榮譽多數,但在自己的婚姻上卻并不圓滿。
他曾與前妻——著名歌手江利智惠美度過了一段美好的幸福時光,但隨著高倉健越來越頻繁地接拍電影,江利智惠美的星途卻逐漸暗淡,兩人的關系日漸疏遠。高倉健年輕時與妻子的幸福婚姻令人羨慕
不僅如此,與電影中佐藤的女兒夭折的經歷相似,高倉健的妻子在懷有身孕后,卻診斷出患有妊娠中毒癥,而不得不流產。
這對夫妻倆的關系又是一次沉重的打擊。兩人最終于1971年正式離婚。
離婚后的江利事業更加不順,整日邑邑寡歡。11年后,年僅45歲的江利被發現死在自己的家中,因為酗酒的嘔吐物窒息而亡。
高倉健將自己對家庭的愧疚融入到角色中,渾然一體
1982年2月16日,這一天既是高倉健的生日,也是他和江利智惠美的結婚紀念日,江利被安葬在離高倉健家不遠的地方。
以后每年這個時間,高倉健都會早早地前去祭拜。而且自從兩人離婚后,高倉健終身沒有再婚。
[鐵道員]似乎就是高倉健晚年在銀幕上對前妻和流產的孩子一次鄭重地哀悼。影片中,佐藤和妻子嘴里常哼的旋律,便來自于江利智惠美早年的成名曲《田納西華爾茲》。
高倉健在電影里哼唱著前妻的成名曲
這一旋律的加入,實際上也是高倉健主動向導演提議的。整部影片里,高倉健都幾乎將自己人生的感觸,融入到角色中。這才讓佐藤的形象給人以如此真切的感覺。
這部電影成為了高倉健個人的最愛。他買下了該片在中邦的放映版權,還特意拜托畢克為他配音,可惜畢克那時候已經年老病衰,不久后辭世。
電影一直未能在中邦內地公映,高倉健感到很遺憾,就將中邦內地的放映版權和影片拷貝都贈送給了一起合作過的張藝謀導演。
高倉健晚年與張藝謀因電影相交,兩人相互尊敬
高倉健于2014年11月10日去世,享年83歲。
晚年的他接片量大大減少,對他來說,出演一部優秀的電影更為重要。而[鐵道員]也成了他最后十幾年演員生涯中,最杰出的代外之一。[鐵道員]的幌舞站長佐藤成為高倉健晚年最具代外的銀幕形象

令人遺憾的是,[鐵道員]的導演降旗康男也于今年5月20日因病去世。
降旗導演一生作品頗豐,深受大眾喜愛。他早年以拍攝黑助片為主。上世紀70年代,他參與了電視劇《血疑》的制作,這部電視劇不僅在日本大受歡迎,也為中邦觀眾所熟知。
降旗康男的名字可能許多人不熟悉,但一提他的作品便都知曉
70年代末,降旗康男離開日本東映集團,成為自由導演,開始打磨屬于自己的風格,制作了一系列細膩、深情而富含哲思的電影。
1981年的[車站]、1995年的[夜叉]、2001年的[螢火蟲]以及2012年的[致親愛的你]都是他廣受好評的優秀作品。
2012年兩人合作的[致親愛的你]也是高倉健的遺作
2005年,他還與張藝謀導演合作,負責[千里走單騎]在日本部分的導演工作。
高倉健是與降旗康男合作最多的老搭檔,以上提到的一切影片都是兩人合作的產物。
[鐵道員]是兩人合作的巔峰之作。電影根據淺田次郎的同名小說改編。當降旗康男一看到劇本,就知道這是非高倉健主演不可。
降旗康男的電影具有鮮明的個人風格,尤其偏好于紅色的運用。常常在整體淡雅的影像風格里,強化其中的紅色特征。
[鐵道員]中女兒雪子的紅色圍巾格外顯眼,似乎照應了佐藤手中的紅色信號旗
像在[鐵道員]里,青藍的天、潔白的雪、素淡的室內家具形成了影片中的大部分場景,而在雪中奔馳的紅色列車、鐵道員手中的紅色旗幟、妻子身上的紅色外套、女兒頸上的紅色圍巾,被襯托的格外醒目。
紅色,象征了鐵道員佐藤心中難以割舍的情愁。
電影中經過改裝而重現的日本老式紅色柴油客車
電影中的主要場景幌舞站,實際上是在JR北海道根室本線的幾寅站取景的。真實的幾寅站并非如電影一樣是終點站,而是經細致改裝的中途站。
如今,幾寅站已經是無人車站。為了紀念這部電影,幾寅站至今都還將當時為拍攝電影而改造的場景保存了下來。
實際中的幾寅車站下來,便可以看到因電影拍攝而保存下來的布景
鐵路的發展,對于一個邦家的現代化進程至關重要。不僅是日本,我邦的鐵道員也在幾十年來的奮斗與堅守中,為鐵路事業的發展無私地奉獻。
然而,隨著鐵路不斷的更新迭代,總有一些鐵道線路和站點漸漸遭到廢棄。即使如此,咱們仍然不能忘記它們在過去作出的貢獻。
無論在哪里,鐵道員都是一個令人尊敬的職業。一個像佐藤乙松那樣一絲不茍、盡忠職守的鐵道員,更是值得咱們永遠懷念!
寫下這句“今日無異常”,才為佐藤一天的工作劃上句點

轉自:看電影雜志
推薦閱讀
處女作即獲最高榮譽,他就是傳奇編劇橋本忍!丨劇作課 | 山田洋次的“素材三原則”丨“我以夢為生”|斯皮爾伯格的編劇智慧丨如何擊敗99%的編劇,踏入頂級編劇陣營?丨編劇避雷系列丨為什么你的結局反轉不奏效?丨編劇避雷系列丨這四種對話最沒勁丨劇本賣不出去?這10個營銷策略或許能助到你丨不“爛尾”真的很難嗎?丨做劇本調研時應該注意的七件事丨李檣:匠心獨具的編劇任務│金馬電影大師課文字全記錄

關注編劇圈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實質


其他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