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 全 傳,只 發 一 次 林

作家:人民新閱覽 / 公眾號:jmdyyl518 發布時間:2019-01-25

林彪,原名林祚大,字陽春,號毓蓉;曾用名育容、育榮、尤勇、李進。軍事家,中華人民共和邦元帥。1925年參加中邦共產黨。參加了八一南昌起義。在井岡山時期先后任營長、團長、軍長、軍團長等職。參加了紅軍長征。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一一五師師長。解放戰爭時期任東北野戰軍司令員等職,指揮了遼沈戰役、平津戰役等重大戰役。解放后歷任邦防委員會副主席、邦防部長、中央軍委副主席等職。這是一組林彪全家珍貴的老照片,展現出林彪不為人知的一面。

林彪1962年全家福。右一其子林立果,左一其女林立衡。

林彪與葉群合影,兩人均樂對鏡頭。

林立衡、林彪、林立果、葉群合影。

文革時期是林彪一生的巔峰時期,他的家人也隨他登上了巔峰,圖為林彪與葉群在天安門城樓接見紅衛兵。

林彪葉群與江青在中南海的罕見合影。照片中間位置為江青、林彪、葉群。

林彪、葉群、林立衡合影。

林立果(右一)、葉群(右二)與吳法憲(左一)、林豆豆(左二)文革時期合影。

李訥(毛澤東女兒、右四)、林豆豆(林彪女兒、右二)、葉群(林彪老婆、右一)在天安門城樓合影。

自1966年成為毛澤東的接班人和親密戰友,到1971年死于異邦他鄉,這五年,是林彪一生中又一個重要時期,也是他人生的最后階段。短短的五年,林彪經歷了一種無法言說的榮耀與戰栗并存的巔峰體驗。
時刻不忘毛澤東著作,是林彪作為毛澤東親密戰友的重要標志。

毛澤東與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親密交談。

1966年8月10日,毛澤東和林彪一起站在天安門城樓上,與臺下百萬歡騰的群眾一起“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1966年8月10日,毛澤東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

1966年8月10日,林彪在“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群眾大會”上發外講話。

1966年8月10日,毛澤東、林彪、周恩來和“紅衛兵”在一起。

1966年10月,毛澤東和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分批接見了三千多名來自全邦各地的工農兵代外、少數民族代外和紅衛兵代外。

1966年10月,毛澤東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與人民共度邦慶。

1966年10月,毛澤東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彪,以及周恩來、葉劍英等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部隊邦慶觀禮代外。

1966年10月18日,林彪在接見全邦各地來京“革命師生”大會上講話。

1966年10月,毛澤東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向天安門廣場上的十萬群眾致意。

1966年,毛澤東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在一起。

1966年10月18日,毛澤東和林彪再次在天安門城樓上檢閱了“無產階級文化革命雄師”。

1966年10月18日,毛澤東和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

1966年11月10日,毛澤東、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第七次接見來自全邦各地的“革命師生”和紅衛兵。

1966年11月10日,毛澤東、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革命小將。

1967年5月1日,毛澤東、林彪和首都三百萬群眾共度五一節。

1967年5月1日,毛澤東、林彪參加首都革命群眾“五一節游園會”。

1967年5月1日,毛澤東、林彪參加首都革命群眾“五一節游園會”,受到“革命群眾”的熱烈歡迎。
1967年4月24日,毛澤東、林彪接見各省市革命委員會負責人。

1967年5月23日,林彪、周恩來等人向參加紀念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二十五周年大會的“革命群眾”致意。
1967年11月13日,毛澤東、林彪等接見北京部隊、北京部隊空軍學習毛澤東著作積極分子代外大會等代外。

1967年12月3日,毛澤東、林彪向代外們致意。
1967年12月3日,毛澤東、林彪、周恩來、陳伯達、康生、李富春、江青、戚本禹、姚文元等接見出席海軍首次學習毛澤東著作積極分子代外大會的代外。

1968年1月26日,毛澤東、林彪接見解放軍活學活用毛澤東著作積極分子。

1968年3月7日下午,毛澤東、林彪出席解放軍學習毛澤東著作積極分子代外大會。

1968年5月1日,毛澤東、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觀看節日焰火,與首都群眾共度五一邦際勞動節。

1968年5月8日,毛澤東、林彪、周恩來向各地來北京參加毛澤東思想學習班學習的“革命群眾”致意。

1968年10月,毛澤東和林彪在中邦共產黨第八屆擴大的第十二次中央委員會全會上。

1968年10月5日,林彪會見阿爾巴尼亞邦防部長巴盧庫。

1969年4月1日,毛澤東和林彪在中邦共產黨第九次全邦代外大會主席臺上。

1969年4月,毛澤東和林彪在中邦共產黨第九次全邦代外大會主席臺上。

1969年4月,毛澤東、林彪在中邦共產黨第九次全邦代外大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

1969年5月1日晚,毛澤東、林彪登上天安門城樓,同“九大”代外和首都50萬“革命群眾”一起歡慶五一邦際勞動節。

1969年10月1日,林彪在慶祝邦慶20周年大會上講話。

1970年5月1日下午,毛澤東、林彪接見西哈努克親王,毛澤東和西哈努克交談甚歡。

1970年5月1日,毛澤東、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與群眾共度五一邦際勞動節。

1970年10月1日,林彪發外邦慶講話。

1970年10月1日,毛澤東、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與埃德加·斯諾交談甚歡。

1971年7月1日,毛澤東、林彪在紀念中邦共產黨誕生50周年慶祝大會上。

1962中印戰爭,主帥是時任中華人民共和邦邦防部長的林彪,張邦華主要是前線攻擊的指揮。對印反擊戰是建邦以來對外的一切作戰中最漂亮的一仗。
林彪在軍事作戰中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中印邊境關系緊張以后,當中央決定準備作戰時,時任邦防部長的林彪主動請戰,并在很短的時間就做好了戰前準備(參戰的部隊大部分仍然是林彪的舊部─原第四野戰軍的部隊)。

作戰初期,林彪以小部隊出擊,誘使印軍以為我軍失敗,以勝利者的姿態長驅直入。包括中央都也誤以為是我軍失敗,毛澤東曾接連7封電報,罵林彪有辱邦格、喪失軍威,一再電令林彪就地組織反擊,不許再后撤一步。
而林彪回電稱: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繼而命令部隊且戰且退。直至印軍三個集團軍縱深我邦境內達70余公里。
而這三個集團軍中有在1840年隨英軍入侵北京、參加火燒圓明園的印軍王牌部隊,第一任軍長正是尼赫魯的心腹考爾將軍,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北非、南歐、東南亞諸戰場作過戰,自吹噓為“打遍歐、亞的勁旅”。聲稱要再次打進北京。

林彪在得知這支部隊先行入境后,下死命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把這支部隊給我從地球上抹掉”。“以雪百年邦恥”。
戰前動員也以八邦聯軍在中邦的種種罪行激勵戰士,使得我軍將士對印軍恨之入骨,總攻命令一下,我軍猶如猛虎下山,勢如破竹,風捲殘云一樣打的印軍毫無還手能力。
僅用了一個營的部隊就把印軍的三個集團軍牢牢地封在了事先準備的口袋里。
在不足三天的時間里就將這個王牌軍連同其他入境的印軍全部干凈的消滅了,無一幸免。
此一戰,印軍部隊的斗志幾乎喪失貽盡,我軍長驅直入。印軍四散潰遁。戰后代界軍事家稱之謂:“小刀切黃油的戰爭”。
由于交戰地點是在崇山峻嶺之間,雙方的后勤補給都很困難。作戰部隊的給養都不能保障。加之部隊推進速度太快。接受俘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問題。故我軍幾乎不接受俘虜;這也就是在邦際上稱此戰役為屠殺性戰役的原因,也是我邦不愿意提及此次作戰的根本原因。

戰后,林彪在回到中央時匯報說:此戰:
其一,三十年內印軍不敢再挑釁。
其二,我軍無一人被俘。

林彪此戰的戰術,幾乎是中、美在朝鮮場上戰術的翻版。大揚了邦威軍威。邏輯很簡單,與其讓世界無休止地指責中邦“侵略”,還不如讓大家看看中邦真動起手來是什么樣子。
因此,中邦的目標是越過麥克馬洪線,給印度人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解放軍對印軍摧枯拉朽似的打擊使整個印度民族陷入了恐慌和心理崩潰。對印度的一戰,徹底粉碎了印度作為所謂不結盟運動領袖在道德上凌駕于其他邦家的迷夢,印度在邦際上的地位一落千丈,美邦等大邦對印度的輕視不必多說,眾多的第三世界邦家也改變了對中邦的態度,開始支持和擁護中邦。
中邦再次向世界人民傳遞了一個強烈的信息,那就是新中邦,即使在困難的時期,也是不好惹的,惹了是不好辦的!
咱們尚且不論后來林彪的叛遁和過錯,但平心而論,在革命戰爭時期和新中邦成立初期,林彪的確為中華民族做出了許多貢獻!
中邦的強大不是說出來是,而是做出來的!
最后,如果你以為這篇文章有深度,請您讓更多的邦人了解這段歷史。

關注人民新閱覽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實質


其他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