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偉大的淮安人,中醫大家吳鞠通

作家:淮安在線網 / 公眾號:haccoo 發布時間:2019-06-15

很多名醫大家的從醫之路都很類似,往往就是小時候家人有病無法醫治,眼睜睜的看著親人受病痛折磨,卻無能為力,從此學醫,走上從醫之路。
吳鞠通,名瑭,字配珩,號鞠通,淮安人。吳鞠通年少時,父親得病,家人便找來醫生,醫生居然診斷不出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反復找了許多醫生,都看不出來是什么病,只可在病痛的折磨中死去。這深深地觸動了從小學習儒家經典以孝為先的吳鞠通,他為自己不懂醫術,眼看病魔奪取父親的生命,甚至連父親得的什么病都不知道,他感到非常難過,產生了學醫的強烈愿望,于是棄儒學醫。但是不幸相繼而來,學醫四年后,他的侄子因患喉炎而發熱很嚴重,請來醫生因醫治不當反而病情加重,連話都說不了。后來又請來幾位醫生,都因方法不對頭,導致病人病情惡化而死去。此后吳鞠通更加發奮學醫。
吳鞠通26歲離開淮安,來到京城,參與《四庫全書》醫書部分的抄寫檢校工作,讀了吳又可《瘟疫論》深受啟發,又研讀晉唐以來各家學說,收益不淺,于醫學知識大有長進。
吳鞠通讀了十幾年的醫書,卻從來不給人看病。他廣交名士、名醫,經常和朋友們交流討論醫學,他們深深的為吳鞠通的醫學學識所折服,屢勸吳鞠通出來行醫,但吳鞠通仍然覺得自己火候不到,不敢妄自給人看病。
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京都大疫流行,不少病人因治療不當而死亡。當時的名醫們也都束手無策,紛紛懇請吳鞠通懸壺出山,以濟萬民。吳鞠通利用葉天士之法奮力搶救,搶救了數十病人,名聲大振。
但是面臨數以萬計的患者,讓當時覺得自己學醫未成的吳鞠通痛心疾首,他的境遇竟與漢代張仲景感于宗族數百人死于傷寒而奮力鉆研極其相似。吳鞠通繼續發奮念書,精究醫術。
在治療1793年的瘟疫以后,吳鞠通的醫名就開始被人們所知了,前來求診的人日益增加,吳鞠通也開始大展拳腳。
咱們來看看吳鞠通在第二年治療的一個醫案吧,都夠引人入勝的。仲春初四日,有位陳同志的家屬來請吳鞠通,說這位三十二歲的陳同志病得很重,吳鞠通一聽,趕快和來人就出發了。這個時候北京的天兒還冷著呢,剛剛刮過的風沙使得滿城都籠罩上了一層塵土,吳鞠通裹著棉袍,來到了患者的家里。
這位陳同志病得果然不輕,躺在床上,全身浮腫,肚子脹得老高的。吳鞠通一看,的確嚴重,于是趕快診脈,脈是沉弦而細,仔細詢問后得知,水腫是從頭部開始腫起的,現在口中經常有血塊出現,耳朵已經聽不到聲響了,眼睛也似乎看不見東西,尤其駭人的是,只見患者鼓脹的肚子上,滿都是暴起的青筋。
吳鞠通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一個脾陽衰敗,肝氣郁勃的證候啊。
順便說一句,在中醫里面,以為脾屬土,具有統攝津液的作用,如果脾陽不足,那么體內的水濕就會泛濫,其中一個最主要的癥狀就會是水腫,比如有的人經常感得手腳腫脹,大便溏瀉,這都是水濕泛濫的外現,服用一些補脾的藥物后,這種情況就會明顯的改善。
這個時候吳鞠通倒是沒有想到先補脾,為什么呢?因為這個病情已經很危急了,患者聽力、視力都出現了問題,此時使用緩慢的補脾策略恐怕就來不足了,好在人家吳鞠通看過的書多,方法也多,略微沉思,立刻想到了一個好的方法。
什么方法呢?原來是孫思邈用過的一個奇方,叫鯉魚湯。
具體的方法是:讓患者家屬去買條大個的活鯉魚,不去鱗甲,不開刀去內臟,直接扔鍋里,夠生猛的,加蔥一斤,姜一斤,等到煮熟的時候,再加入醋一斤,然后給患者隨意服用。
患者家屬一聽,什么?喝魚湯也能治病?那好啊,立刻迅速行動,買來了一條六斤的大鯉魚,如法炮制,就給陳同志喝起了鯉魚湯。
這鯉魚湯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估計是又酸又辣,總之是喝足了一晝夜,結果您別說,逐漸的陳同志就能夠看見東西了,耳朵也好使了,神氣清爽,只是全身的腫脹還沒有消除。
全家一看,嘿,這位吳鞠通先生敢情是真有本事,果然是請對了人啊。 于是再請吳鞠通到家里來,進了屋子一看,高朋滿座,怎么回事兒呢?原來,聽說吳鞠通用鯉魚湯見了效果,原來給陳同志治病的那些醫生都跑回來,想看個究竟。
吳鞠通說:“《內經》里面說這種病,如果是從身體的上部先開始腫,最后是下面腫得厲害的,別管下面腫得多厲害,也要先治療上部,咱們陳同志這個病,顯然是從頭開始腫的,那我就要用發汗之法,去掉上部的水腫啊。” 于是就開了《傷寒雜病論》中的麻黃附子甘草湯,這方特簡單,就三味藥:麻黃、熟附子、炙甘草。
這個方子剛剛寫完,還沒有加上份量呢,旁邊一位叫陳頌帚的醫生就撇起了嘴,說:“這個方子絕對沒有效果!”
吳鞠通很納悶,就問:“您怎么就知道沒有效果呢?”
陳頌帚醫生說:“我當然知道,因為我使用過這個方子,沒有效果嘛。” 吳鞠通樂了:“陳先生您用這個方子沒有效果,但是我吳鞠通用它可能就有效果!”(此方在先生用誠然不效,予用或可效耳)。
這個時候,大家聽了無不感到十分的好奇,在座的有一位叫王謨的醫生就忍不住問了:“這咱們可就納悶了,同樣一個方子,藥也就那么三味藥,也沒有什么加減,怎么陳先生用就不靈,你吳鞠通用就靈?難道是這些沒有靈性的草木,就只聽你吳先生的號令嗎(豈無知之草木,獨聽吾兄使令哉)?同樣是做醫生,怎么用藥的差距咋就這么大呢?”
這事兒大家就都奇怪了,這吳鞠通難道會什么法術? 吳鞠通看到大家如此奇怪,就解釋到:“這是有原因的啊,咱們陳先生為人性情忠厚,‘其膽最小’,他當時一定是怕麻黃發汗的力道大,就少少地用了八分,附子保護陽氣,就用了一錢,用附子來監制麻黃,然后又怕麻黃、附子兩味藥的藥力大,又重用了藥性緩和的甘草,用到最多,一錢二分,來監制麻黃和附子,等到這個方子用了一付,沒有效果后,一定用了陰柔藥較多的八味丸了,八味丸平穩,這才敢加大份量使用,這么個治法,怎么能取得效果呢?”
啊?有這回事兒嗎?在座的有手特快的,一位叫陳蔭山的家屬趕快進入內室,拿出了陳頌帚醫生二十八日開的方子,一看,份量與吳鞠通所猜測的一點兒都不差,大家當時差點都樂噴了,說:“老吳同志你太神了,連這個都能猜出來?”
吳鞠通說:“嗨,我和老陳太熟悉了,這些日子咱們倆總一起去看病,我對他可是太了解了,說多少次了,他膽兒還那么小,這人,整個一沒辦法兒了。”
大家于是就催著吳鞠通把方子的份量添上,看看吳鞠通膽子能大到什么地步。
吳鞠通提起筆,在每味藥的后面加上了份量:麻黃二兩、附子一兩六錢、炙甘草一兩二錢。
黃麻、附子、甘草湯
大家一看全暈了,有手快的就要捂住吳鞠通的方子了:打住!打住!咱們說你膽子大,也沒讓你玩兒命啊,好嘛,麻黃二兩,這不要了命了嗎?! 順便加上一句,現在如果藥店看到這個方子,能直接把持方者打出去,后面咱們會看到,清朝時候的藥店看見這個方子也暈菜了。
吳鞠通倒是感覺到沒有什么:“怎么了,就是這個份量啊,沒有寫錯,我附子用得少麻黃四錢,是為了讓麻黃出頭;炙甘草少附子四錢,是為了讓麻黃和附子出頭,炙甘草只是坐鎮中州就可以了,這有什么啊?”
大家都急了:“這,這麻黃有這么用的嗎?”
這個時候,倒是陳頌帚醫生說話了,他說:“沒事兒,我敢擔保沒有問題。”
啊?大家一想,你別不是剛才被氣糊涂了吧,于是紛紛說:“你趕快靠邊站著,別亂說話,還你擔保,你麻黃才敢用八分,連一錢都沒到,還敢擔保這麻黃用到二兩的?”
這位陳頌帚醫生還真沒被氣糊涂,他說:“我前兩天在菊溪先生那里治療產后郁冒,用了當歸二錢,被咱們老吳同志看到了,痛責了我一頓,說當歸是血中的氣藥,氣燥,最能竄陽,產后陰虛,陽氣本來就要上越,這個時候能夠用當歸嗎?現在麻黃比當歸的藥力大的不止百倍,我用當歸他都那么訓斥我,如果心中沒有把握,還敢用這么多的麻黃嗎?”
嘿,大家一聽,也有道理啊,敢情糊涂人也有明白的時候啊。
吳鞠通這時向大家解釋說:“各位也別擔心,各位無非是怕麻黃量大,發太多的汗亡陽了,我固然開的份量重,但也不一定非要喝那么多,咱們是一小杯一小杯地喝,等要一出汗,后面的藥就不用再喝了,所以各位也不用擔心,反而我倒是覺得這個患者陰寒太重,這么多的藥恐怕還發不出汗來呢。” 于是患者家里這才放心,就讓仆人去藥店抓藥,這個藥店叫仙芝堂,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了,反正店家一看這個方子,當時腦袋就嗡的一下,差點氣爆了:“這是什么醫生,把麻黃二錢給寫成麻黃二兩了,拿回去改!”
仆人說:“就是這個方子,份量沒寫錯。”
店家:“沒寫錯?得,那您愛哪兒買哪兒買去,咱們可不敢賣,好家伙,我打學徒到現在也在藥行混了幾十年了,也沒見過這么開方子的。”
最后,還是陳同志的家里人親自來藥店,算是買回來了藥。
結果吳鞠通判斷得還真準確,咱們陳同志把整個這些藥都喝了,愣是沒有出汗!
看來這陰寒的確是太重了,要知道,這麻黃可是發汗的重劑啊,后代一般的醫生都不敢用呢,有的發了汗以后汗止不住都有虛脫的,敢情這位陳同志居然什么反應都沒有。
第二天,眾人又都來了,一看,什么?愣是沒有汗?得,汗不出者死啊,這病咱們看是沒救了。
只有吳鞠通沒有搖頭,他坐在那里,仍舊目光炯炯,他說:“大家先別放棄,如果是死癥,那前面服用的鯉魚湯就應該沒有效果啊,這樣吧,我模仿仲景先師用桂枝湯后服粥助汗的法子來試試吧。”
各位,這桂枝湯又是怎么回事兒呢?原來,張仲景在桂枝湯的方子后面夸大說明了服用的方法,就是在喝了桂枝湯后,這還不算完,要再喝上熱稀粥一碗,以助胃氣,這樣才能使得身上微微地出一層汗,很多人都不注意這個服法,結果沒有出汗,病也沒好,就責怪說桂枝湯沒有效果。
吳鞠通這次獨出心裁,沒有效熱稀粥助胃氣,而是選擇了鯉魚湯,他讓又買來了一條四斤重的大鯉魚,熬成湯,然后喝一小碗藥,緊接著就喝一小碗鯉魚湯。
結果,奇跡發生了,在患者服用了第一輪以后,家里人就發現,咦,怎么眉毛以上出汗了?!于是,休息一下,再喝第二碗藥,然后接著服用一碗鯉魚湯,這回,上眼皮以上開始出汗了。再服一輪,汗就出到了下眼皮;再服一輪,鼻子以上開始出汗;再服一輪,上嘴唇以上開始出汗,就這么著,每次出汗的部位向下移動大約一寸左右,結果一晝夜以后,正好服完了一付湯藥,也把鯉魚湯都給喝光了,到這個時候,汗已經出到了膝蓋以上,肚臍以上的腫已經消了,但是肚子仍然脹大。
到了初六這天,吳鞠通再次出診,患者的家屬已經很高興啊,覺得這個病這么治下去該很快痊愈了。
吳鞠通卻皺起了眉,他說:“《內經》說過,汗出如果沒有到腳,那么患者仍然會死的啊,大家不要太樂觀了,現在是身體下部水腫了,讓咱們開始利小便,讓水從小便而去吧。”
于是,就開了五苓散這個方子(五苓散,《傷寒論》中的方劑,用來治療水蓄膀胱,氣化不利之證),這個方子也是特簡單,就五味藥,有豬苓、茯苓、澤瀉,再加上桂枝和白術,有溫陽利水之功。
結果是這個方子連著服用了十五天,一點效果也沒有,病情也沒有任何的加重,這下陳同志的家屬有點沉不住氣了,那位陳蔭山同志把吳鞠通拉到一邊,客氣地說:“吳先生,您前面用的麻黃那么的出神入化,這次卻小便一點都不出來,怎么辦?要不換個方子試試?”
吳鞠通嘆了口氣,說:“這次的藥之所以沒有見效,是買的藥的質量不好啊,今天你一定去想辦法買到上好的肉桂,如果仍然是前面買的那種,我明天就不來開方了,開了也沒有效啊。”
各位,吳鞠通的這句話可透露了大玄機了,這說明吳鞠通對五苓散中的桂枝理解的是肉桂的,對于這個問題,歷代一直在爭論,核心是張仲景使用的桂枝,到底是細細的樹枝還是厚厚的肉桂,這是一棵樹上不同的部位,有很多人以為是肉桂,因為張仲景總在桂枝后面標注要“去皮”,現在桂枝那么細細的,還哪兒有地方去皮啊?總之兩種觀點都有,現在臨床中基本用的是細細的桂枝。
吳鞠通吩咐了以后,患者家屬不敢怠慢,趕快到處購買,結果第二天就買來了新鮮的紫油安邊青花桂,吳鞠通看到這個上好的肉桂,說:“好!得此桂,一定會有小便的,只是怕小便出來后人會虛脫,因為他氣虛啊。”
于是把五苓散的份量加到二兩,又多用了肉桂四錢,然后用了東北的人參三錢,同時吳鞠通告訴患者家屬,各位別大意,多準備幾個盆,放在床下,就讓他在床上尿,等明天再換床。
您該問了,沒這么夸張吧,能尿那么多嗎?
結果是,從半夜子時開始,尿就通了,然后就開始了沒完沒了的尿,家里人就在床下面換盆,到了早上,一共尿了三盆半,吳鞠通在上午來到患者的家,一看患者,自己都不認識了,只見患者身上像個空的布袋。
于是,吳鞠通開始給陳同志調理脾胃,等到一百來天以后,這個患者就痊愈了。
為了紀念和學習這位偉大的中醫學家,家鄉人民為其建有吳鞠通中醫博物館、吳鞠通中醫研究院等。
吳鞠通所取得的成就是溫病學派的最高成就。對中醫學的貢獻,可以說使得中醫的基本治法在外感病和熱性病方面得到了進一步的完善。在劃分中醫“四大經典”的時候,有一種劃法,就是將吳氏的《溫病條辨》與漢代的《黃帝內經》、《傷寒論》和《神農本草經》并列為中醫必讀的“四大經典”。可見該書在中醫理論發揮上的重大意義。吳鞠通,是中邦醫學史上不可多得的具有建設性的代外人物之一,對后代的影響將會不可估量。

關注淮安在線網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實質


其他欄目